Skip to main content
 趣闻趣事 > 世界趣闻 >

德文郡公爵曾为保祖宅,玩命工作,花24年才缴清

在英国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中,有一处是位于德比郡的查特斯沃思庄园,这座富丽堂皇的地产是德文郡公爵家族的祖宅。

德文郡公爵家族姓氏是卡文迪许,在17世纪因光荣革命拥立新王有功,而成为权倾一时的公爵,查特斯沃斯庄园就是在那时建造的。

等到1811年第6代德文郡公爵继承时,这个家族的地产持有量达到了峰值,在英格兰和爱尔兰有8处大庄园,占地20万英亩。

 

德文郡公爵曾为保祖宅,玩命工作,花24年才缴清遗产税

(查特斯沃思庄园)

之后这个家族就没有那么走运了,由于大环境的萧条和继任德文郡公爵的经营不善,这8处大庄园处于负债累累的境地。到了1908年,第8代德文郡公爵去世时,50万英镑的遗产税差点压垮了这个家族。

其实这个数额的遗产税,对于德文郡公爵家族来说,算是小儿科了,因为42年后,1950年,第10代德文郡公爵去世时,留下了700万英镑的遗产税,如果按照今日的物价来换算,这数额就上亿了。

 

德文郡公爵曾为保祖宅,玩命工作,花24年才缴清遗产税

(安德鲁在查特斯沃思庄园)

面对这个天价的遗产税,新上任的第11代德文郡公爵安德鲁傻眼了。安德鲁是家中次子,一直是备胎的存在。1944年,他的大哥威廉,在与肯尼迪总统的妹妹凯瑟琳·肯尼迪结婚四个多月后,不幸命丧战场。安德鲁才顶替了大哥,成为了家族继承人。

兴许是感受到命运无常的冲击,安德鲁的爸爸第10代德文郡公爵,开始张罗规避遗产税的事情。他爸爸把家族财产打包成信托基金,移交给安德鲁。按照当时的英国法律,从财产移交日算起,必须满5年,才能免除遗产税。

 

德文郡公爵曾为保祖宅,玩命工作,花24年才缴清遗产税

(查特斯沃思庄园内部大厅)

1946年成立信托基金时,安德鲁的爸爸才51岁,根本不担心这5年的期限,然而死神还是来得猝不及防,1950年11月26日,距离5年期限还剩14周,安德鲁的爸爸心脏病发去世,享年55岁。

怎么办?这已经不是简单地卖古董就能交得起的遗产税了,家族的理财顾问全都建议安德鲁,算了,别折腾了,还是把查特斯沃思庄园送给国家抵税吧。

 

德文郡公爵曾为保祖宅,玩命工作,花24年才缴清遗产税

(查特斯沃思庄园内的洗手间)

尽管是捡漏成为德文郡公爵,安德鲁还是非常有家族自豪感的,他决定不做那个卖掉祖宅的家族罪人。于是安德鲁和妻子黛博拉一道,疯狂清点家族收藏和土地契约,没日没夜地盘算着各种各样的搂钱方式。那些想要他家收藏和土地的拍卖人,像秃鹫一样围着他们。

更坑人的是,在未缴清遗产税的时间里,还要计算利息,大致是一天1000英镑。所以,安德鲁必须与时间赛跑,尽可能快地缴清遗产税,但是他舍不得变卖啊,看家里的每样收藏和每块土地都是宝贝。在纠结中,安德鲁把部分收藏卖给了各种各样的国家机构,这样他还能时不时地去看一看,至于土地卖了近6万英亩。

 

德文郡公爵曾为保祖宅,玩命工作,花24年才缴清遗产税

(安德鲁在查特斯沃思庄园)

最后,安德鲁索性一咬牙,花大价钱重新装修祖宅查特斯沃思庄园,并对外开放,在卖票的同时,夫妻俩使劲吆喝,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,售卖各种各样的纪念品等等,反正把高大上的祖宅,变成了现今我们所熟知的热热闹闹的旅游景点。

安德鲁的努力获得了回报,1974年,他缴清了最后一笔遗产税以及在此期间产生的利息。从1950年他爸爸突然去世,到1974年,这中间经历了24年。人们盛赞安德鲁在遗产税方面,为英国贵族树立了典范。

 

德文郡公爵曾为保祖宅,玩命工作,花24年才缴清遗产税

(查特斯沃思庄园)

当然,安德鲁不会傻乎乎地让他的长子再经历一遍天价遗产税,他把所有的财产妥善委托给了信托基金,连自己在祖宅住的房间,都是问这个信托基金租的。话说回来,这钱实际上是这个口袋出那个口袋进。

安德鲁2004年去世时,他的长子博雷克林成为了第12代德文郡公爵,所缴纳的遗产税只是毛毛雨。博雷克林还继承了爸爸管理祖宅的热情,现在的查特斯沃思庄园每年迎接六七十万的游客,成为了 英国第四大最受欢迎的历史建筑。为了让祖宅更受欢迎,博雷克林还多次乔装打扮去竞争对手那观察,有一次当他看到汉普顿宫有古装讲解员时,他立马给祖宅的讲解员也穿上了古装。